首页 »

“利用影响力受贿”频发,领导该不该帮“身边人”?

2019/10/10 3:00:30

“利用影响力受贿”频发,领导该不该帮“身边人”?

 

作为党员领导干部的“身边人”,家人亲戚、秘书司机、老下属等利用这一层特殊关系来谋利的案件已经屡见不鲜。这种行为在刑法中已经有了明确的罪名“利用影响力受贿”,并于近期的一些贪腐大案中频频出现。

 

党员领导干部的“身边人”利用这层特殊关系来谋利的案件,之所以多发,主要原因还在于这些领导干部自己身上。想一想吧,如果领导干部自己没有半点私心,且能够扎紧廉政廉洁篱笆,怎会被“身边人”利用?

 

领导干部也是有血有肉之人,而非不食人间烟火之神,他们的“身边人”无论是家人亲戚还是老同学、老同事、老战友、老领导、老部下,因为在工作和生活中形成的特殊关系,相互感情可想而知。这其中,又以家人亲情为甚,而这偏偏易于成为人性弱点的避风港,“原则常常在亲情面前变通,底线往往在亲情面前弃守”。难怪一位贪官在忏悔时说:“什么关我都可以挣扎着过,可就是亲情关过不了,特别是当想起‘血浓于水’,想起他们曾经的‘患难与共’,我就会软下心来,以至眼开眼闭而纵容他们的‘伸手’行为。”

 

领导干部被“身边人”尤其被老同学、老同事、老战友、老领导、老部下这些“身边人”利用,有时更是其的一种侥幸心理在起作用。有些领导干部认为反正不是家里人也不是亲戚家,只要自己不得好处,帮他们疏通关系、打个招呼办点事,也无关紧要。殊不知,这些“身边人”就是“关系特定人”,也正是利用了与领导干部的特殊关系,因而才利用其“影响力”而为自己谋利。而为了持续利用领导干部的“影响力”,这些“关系特定人”不可能不从这些领导干部身上打开缺口、撬开“门缝”,进而“绑架”他们。

 

“解铃还须系铃人”。作为领导干部必须将严管常管、管住管好“身边人”作为自己的重要责任。如果连自己的“身边人”都管不住、管不好,组织和干部群众又怎么相信你管得住、管得好一个地方、一个部门、一个单位的廉政建设?领导干部对于“身边人”的那份特殊感情,谁都可以理解,但特殊感情归特殊感情,工作归工作,两者并不相干,甚至水火不相容。说到底,特殊感情姓“私”,而工作姓“公”,公与私不能混淆一起。

 

想起曾经主管国家经济工作长达26年的李先念同志,不许孩子经商。李先念同志的小女儿李小林说:“我父亲教育子女,非常严格。他对外人,比对我们宽容。我爸爸就是要求我们做普通人的工作,不能当官,不能赚钱,更不需要出名,把工作做好就可以了。这就是我们的家风。”家风很重要,领导干部若能管得住、管得好家里人,相信其也能管得住、管得好其他“身边人”。

 

哲学家周国平说过一段话:“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亲疏,并不是由愿望决定的,愿望也应该出自心性及其契合程度决定的。利益之交也无可厚非,但双方应该心里明白,最好还是摆到桌面上讲明白,千万不要顶着友谊的名义。凡是顶着友谊名义的利益之交,最后没有不破裂的。”对领导干部而言,连个人之间的“利益之交”,“最好还是摆到桌面上讲明白,千万不要顶着友谊的名义”,更何况是发生在“公私之间”的利益问题上。否则,没有了“必要的距离”,逾越了公与私的界线、法与纪的红线,当朋友关系一旦异化成铜臭味十足的“油水关系”、金钱关系,不仅“互相尊重”荡然无存,久而久之,还能做得成朋友吗?

 

斩断“利用领导干部影响力受贿”这只魔掌,除了须完善制度建设和加强权力运行中的监督制约,领导干部要不忘初心、严格自律,不为“生态”所染、不为“氛围”所乱、不为“情绪”所惑,对任何来自“身边人”谋利的出格要求坚决说不外,用法律来认定“利用影响力受贿”的罪名,则更能有效摒弃领导干部及其“身边人”的“侥幸心理”。或许,在认定领导干部“身边人”和“影响力”的内涵和外延上,还有待通过进一步的司法实践作出全面的解释和认定,但对于抑制“利用影响力受贿”的行为,其积极意义当不言而喻。